1. <form id='bzd4n'></form>

                默克尔因难民问题身陷困境 马克龙赴德“救场”

                2018年06月21日 10:50:10 来源:Call蜘蛛池

                  原标题:默克尔因难民问题身陷困境 马克龙赴德“救场”

                  当地时间6月19日下午,法国总统马克龙访问德国,与德国总理默克尔进行了长达4个多小时的一对一会谈。马克龙此番直飞德国,无疑是以实际行动支持身陷困境的默克尔。

                  

                  6月18日,德国基社盟主席、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向默克尔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默克尔于两周内在欧盟层面解决难民问题,否则将于7月1日起“封锁”德国边境,拒绝在其他欧盟国家登记过的难民入境德国。

                  此前,因为难民问题,泽霍费尔已与默克尔纠缠多日。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时,时任巴伐利亚州长的泽霍费尔就提出对入境德国的难民人数设定上限,但没有得到默克尔的支持。之后,开放的难民政策导致德国的难民人数激增,由此带来的治安、融入等系列问题使德国深陷“难民泥沼”。

                  泽霍费尔于今年3月就任内政部长以后,主张实施严厉的难民政策,并提出一揽子计划,但其中“不允许在欧盟其他国家登记过的难民入境德国”遭到了默克尔的反对。默克尔认为,该要求涉及欧盟其他国家,应与欧盟共同协商解决,不希望由德国单方面封锁边境。

                  由于其主张获得党内及相当部分民众的支持,泽霍费尔底气十足,不依不饶。6月13日,泽霍费尔借口与到访的奥地利总理库尔茨会谈,缺席默克尔召开的德国难民融入会议。在与库尔茨会谈结束后,泽霍费尔表示支持奥方提出的“自愿轴心”建议,与奥地利、意大利的内政部长就共同打击非法移民展开合作,似乎完全没把默克尔放在眼里。6月14日,由于基社盟与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在难民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德国联邦议院休会,这在德国历史上极为罕见。两党组成的联盟成立已近70年,是德国政坛的主要政治力量并长期参与执政,如今两党闹掰,泽霍费尔甚至扬言不惜“单飞”,这在德国政坛造成地震。有媒体甚至预言,默克尔领导的大联合政府难以为继,恐怕要重新举行大选。

                  

                  在这样的背景下,马克龙急飞德国,无疑是去给默克尔助阵。作为法德轴心之一方,马克龙亲自出面“站台”,已表明了法国的姿态:将在欧盟层面给予默克尔支持。

                  果然,在二人会面后发表的声明中,马克龙表示,将与德国一起在欧盟层面尽快推动难民问题解决,在欧盟成员国已经登记的难民将尽早遣送回第一登记国。双方一致同意加强欧盟外部边境保护,推动28个成员国在难民接收问题上承担平等责任。马克龙还表示,在本月底欧盟首脑峰会召开之前,将就难民问题与意大利、西班牙和奥地利进行磋商。以上诸国都是在难民问题上持强硬态度的欧盟国家,意大利更是因为最近拒绝阿奎里厄斯号难民船登陆本土而被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并与法国发生口水战。

                  马克龙此时迎难而上,承诺挑头去“啃”难民问题这块“硬骨头”,就是在给默克尔打气。

                  其实,在马克龙访德前一天,法国已经释放出强烈的积极信号。来自爱丽舍宫的消息显示,这次,法国人不仅没有嘲笑德国人“只会工作”,反而表扬德国人勤奋,说过去几天中,马克龙的欧洲及外交政策官员与德国同行一起“玩儿命干”。在具体问题上,法国人更是对德国人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积极配合和宽容让步,只为双方能够达成一致。爱丽舍宫传递出的信息称,关于欧元区改革,巴黎也在让步,在欧元区统一预算问题上不再坚持。法国一直致力于推动欧元区共同财政预算,结束欧元区货币统一但财政各自为政的状况,实现强国帮助弱国。但默克尔担心这样的“劫富济贫”会让弱国形成依赖,不再去努力摆脱高额负债、提振经济,反而不利于欧盟的长远发展,同时会让德国这样的富国付出更多。

                  

                  一个多月前,马克龙对柏林和默克尔远没有现在这么“友好”。5月10日,马克龙在德国亚琛领取年度“查理曼奖”,该奖用以表彰对欧盟建设有功的人士。在领奖致辞中,马克龙强硬表达了统一欧元区预算的意志,并向给其颁奖的默克尔直言,希望德国放弃对预算盈余的“盲目崇拜”。这被舆论视为“当面批评默克尔”,令巴黎和柏林之间的关系一度紧张。

                  在过去一年中,“德法轴心”的重心已悄然向法国倾斜。默克尔囿于国内大选组阁风波无暇他顾,为平衡国内政治力量和民意,似乎也刻意与国际及欧洲事务保持距离,不再轻易以欧洲大国代言人和责任人的面貌出现。反观马克龙,则在国际舞台上风生水起、表现活跃,积极开展大国外交,重振法国国际地位。

                  在欧盟内部,马克龙更是成为推动欧盟改革的急先锋,提出一系列改革措施,如欧元区改革、加强共同防务等,成为建设一个更为“大一统”的欧洲的代言人。

                  然而,德国仍然毫无争议地是欧盟经济的“火车头”,巨额财政盈余使德国成为欧盟的“钱袋子”。马克龙空有口号却拿不出钱,不能实质性地解决或推动任何问题。而且,默克尔越是受限于国内政治而不愿承担更多责任,马克龙就越是无法施展其宏大的政治愿景。德国这次“动真格儿”的两党危机,也真正唤醒了马克龙内阁中的对德强硬派,使他们意识到,柏林陷入持续的政治危机,对法国和欧盟来说并不是好事。在疑欧反欧、民粹主义抬头的当下,如果默克尔政府崩塌,取而代之的恐怕更不能如法国所愿,马克龙只能更加孤掌难鸣。

                  正如法国外交部所说,法国此次作出让步,“完全不是客套”,必须考虑相关国家的内政状况。马克龙显然也能审时度势顾全大局

                  本报北京6月20日电

                  中国青年报

                  2018年06月21日 06 版

                张申

                责编:

              • ?834374.html
              • /320399.html
              • ?hll11.html
              • /8m0iz.html
              • /878463/3o6ld.html
              • /chqsk/639453.html
              • ?wumff/859215.html
              • ?665194/2e6ib.html